历史

有远见的

R. Buckminster Fuller 阐述了“思考的几何”。他认为自然是人类独创性的起点,他的影响已远远超出了建筑本身。

Fuller 设计的多面穹顶包含了两种基本形状:体现效率的球形和展现力量的四面体。使用联锁三角形金属骨架作为其建设架构,他创造了具有非凡强度和稳固性的轻质球形结构.

数年后,其他领域的科学家发现Fuller 设计的建筑模型同样存在于细胞和化合物的设计中。

创新

Buckminster Fuller 教我们如何建造三角形联合体来支撑广阔区域而不使用横梁。在 20 世纪 50 年代,Arthur Fentiman 设计了一个金属连接器,它可以无限扩展穹顶建造的可能性,突破了 Fuller 的圆形多面形态.

联锁金属三角形的每个顶点都是结构力和力矩的关键汇集点。传统的螺栓和焊接连接成本高、效率低,或者不可靠。

Fentiman 的设计将管元件的末端用鸠尾榫与匹配的连接器相接。材料需要移置,而不需要移除。管子末端角度可以多种多样,开启了自由形状之门。

Geometrica 改善了 Fentiman 的原始理念,优化连接器的接合模型,从而使管形材料的力可以通过接点完全转移。

工程师

作为一位概念先驱,Buckminster Fuller 摆脱了严格的结构理论的优点和更多的束缚。Douglas Wright 博士分析了 Fuller 的设计,形成了金属穹顶的安全建造理论。

Wright 博士能够将其空间架构理论应用于很多大型穹顶结构富有挑战的设计中——当时计算机还没有广泛提供三维结构建模功能。

Wright 的才能使以下令人难忘的建筑成为现实:墨西哥城体育馆,以及多伦多安大略湖广场的天空穹顶和其他标志性建筑。

Wright 博士是 Geometrica 的创始董事。

建设者

原先擅长建造混凝土壳的墨西哥工程师 Francisco Castaño 先生首先意识到使用 Arthur Fentiman 的独特连接器扩展穹顶结构尺寸的潜力。

Castaño 将 Fentiman 连接器引入大跨度应用领域,获得了经济性和灵活性。Castaño 和他的公司建造了背离多面球体的第一座金属壳体,引入了双曲面和椭圆抛物面以及自由式结构。他从 20 世纪 60 年代到 80 年代完成了突破性的工作。

Castaño 和 Douglas Wright 进行了多年的合作,创造了大量的作品,如今这些作品已成为穹顶设计和建造的原创性、完整性和适用性的标准